首页 >> 创新实践

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之一至之四

日期:2017-08-27 信息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浏览次数:

把纪律立起来严起来执行到位

——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之一

  近日,江西省玉山县委常委班子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就该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徐裕龙违纪案件进行剖析,并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汪金文 摄

  湖北省宜昌市点军区民政局原局长张崇万没想到,自己退休后还受到了党纪处分。

  原来,为帮户籍在外地、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妻弟张某获得低保资格,张崇万在退休前利用职务便利,授意他人伪造了张某非农业户口、残疾人员等虚假信息,违规为其办理了本地低保手续。

  本以为退休后就没人管了,没想到纪委干部还是找上了门:“无论职位高低、在职退休,只要是共产党员,就必须遵守党纪党规。凡是违反党纪党规的行为,都要受到追究。”张崇万最终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纪律是我们党的生命线,纪律严明是我们党的一大政治优势。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将加强纪律建设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策,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把纪律立起来严起来执行到位,为党的各项事业不断向前发展提供了坚强保障。

  划出“红线”,把纪律规矩立起来

  “要教育党员干部自觉加强党性锻炼和自我省察,不折不扣执行党的各项制度和纪律,及时发现和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山西省调研时再次强调了遵守纪律的重要性。

  这是郑重的叮嘱,也是对深刻教训的总结。山西,曾一度以“塌方式腐败”闻名,仅省部级干部就有7人落马。

  聂春玉,2014年8月被中央纪委调查,时任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他落马的主要原因,是在吕梁任职期间大肆买官卖官。在认定的30个向聂春玉行贿的人中,有29人是党员干部,这29名党员干部遍及吕梁市所辖全部13个县市区。他们在向聂春玉行贿的同时,也在收受下属党员干部的贿赂。聂春玉自己跑官买官卖官,把整个班子,整个队伍带坏了。十八大以来,吕梁市当地共有5名地厅级干部、83名县处级干部,因为违纪问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1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吕梁,也因此成了山西“塌方式腐败”的一个典型缩影。

  山西曾经的“塌方”,根子就在于明规矩不彰、潜规则盛行,纪律规矩成了不咬人的“纸老虎”。纪纲一废,何事不生。正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立规明矩,把纪律规矩立起来、严起来,使各项纪律规矩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防止出现“破窗效应”。十八大以来,从修订廉洁自律准则、党纪处分条例,到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党内监督条例,针对管党治党的重要环节和关键问题,一系列具有标志性、引领性的党内法规陆续出台,制度“笼子”越扎越紧。

  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为例,条例将之前散见各处的纪律要求归结为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等六项纪律,以负面清单的形式为全体党员划出了“硬杠杠”。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靠什么管,凭什么治?就要靠党规党纪。”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表示,“严明纪律规矩并不是跟谁过不去,把纪律和规矩立起来,并对典型问题通报曝光,既为党员干部划出了‘红线’,也标明了‘安全区’,体现了组织的严管厚爱。”

  转变理念,把纪律挺在法律前面

  “之前确实认为是小事,经过组织教育提醒,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违纪的边缘了。”这是福建省厦门市统计局一名处级干部被约谈后发出的感慨。

  此前,有群众反映该干部在某社区兼任会计。随后,以市统计局党组书记为组长的谈话小组找其谈话,既肯定其热心参与社区事务,又申明禁止兼职取酬的规定。当事人最终诚恳认错,主动做出书面说明,并辞掉了兼职。

  对有问题反映的党员干部及时批评教育、谈话函询,正是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中的第一种。这是十八大以来执纪理念的重大转变。

  理念的转变源自实践的总结。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大量案例表明,党员干部违法无不始于违纪。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在西城区工作时曾被别人说很土,她当时的心态是“土就土吧,让他们去说吧”。但是,随着地位越来越高,吕锡文就在意了,慢慢接受了别人对她的服饰、首饰、用的皮包等外在东西的评价,然后就有了互相馈赠礼品,进而有了巨额利益输送。这样的轨迹,在她的购房问题上尤为明显。吕锡文从相关企业低价购买了多套住房,第一次购买后,又觉得可以为自己的家人再购买一套,第二套买完之后,又要第三套、第四套、第五套,依然是低价。

  “我现在认识到党员必须始终牢记党的纪律……如果有一点点的放松、放纵,后头就是万丈深渊。”这是吕锡文迟来的醒悟。

  从执纪监督的角度来说,把纪律挺在法律前面,抓早抓小,动辄则咎,就是对党员干部的关心爱护,防止出现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的状况。

  “理念的转变带来的是执纪方式的深刻变革。中央纪委把办案改叫纪律审查,把案件线索规范为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线索。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摒弃以办大案要案为荣的思维,时刻用纪律这把尺子去约束、衡量党员干部行为,发现苗头及时提醒,触犯纪律立即处理。”山东省宁阳县纪委干部毛伟表示,这一切转变都指向一个出发点,即纪委就是管纪律的,不是党内的“公检法”,监督执纪就要冲着纪律去。

  激发自觉,让纪律要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您好,我来汇报一个情况。前段时间组织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时,我漏报了儿子名下的一套房产……”日前,江苏省靖江市一名处级干部匆匆赶到市委组织部说明情况。

  “这反映了党员干部纪律规矩意识的增强。”靖江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党员干部心中纪律这根弦的绷紧,背后是纪律执行的严格。

  2016年10月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的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经引发“全民追剧”,其中第五集《把纪律挺在前面》就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2013年至2016年8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98.5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7.6万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3万人。如今,数据还在持续更新着。给“高压线”通上电,把纪律执行到位,正是十八大以来加强纪律建设的一大鲜明特色。

  严肃执纪形成震慑,警示教育洗涤心灵。中央纪委印发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忏悔录,用好警示教育活教材。各级党组织将党纪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纳入党委(党组)中心组学习内容,通过开展严肃的党内政治生活严明纪律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通过通报曝光、以案释纪等方式,推动广大党员干部将党纪党规要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时间虽过去5个多月了,但江西省共青城市委办公室机关党支部的25名党员,依然对宣布市委原书记黄斌“双开”处分决定时的场景记忆犹新:有震惊、有叹息、有思索。

  今年3月,江西省委、省纪委充分运用九江市委原常委、共青城市委原书记黄斌的忏悔书,开展系列警示教育活动。通过支部会宣布处分决定,召开市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让班子成员逐个剖析;召开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的警示教育大会,让大家警钟长鸣;向党内公开有关案情,让党员思想有所触动;向社会公开整改情况,接受群众监督,形成了以“三会一书两公开”为载体的警示教育模式,真正让警示教育效果实起来。“这既是一次触及心灵的叩问,又是一次党性作风的洗礼。”共青城市的一位党员干部说。

  纪律严明是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前进的重要保障。任何时候都必须严明党的纪律,用铁的纪律从严治党。回顾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关键就在一个“严”字。把纪律立起来、严起来、执行到位,铿锵的实践步伐永远在路上。(记者 毛翔)

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摆在首位——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之二

 

  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利用多种形式深入宣传党纪条规,不断增强党员干部的纪律意识特别是政治纪律意识。图为8月17日,该区区委组织机关党员干部学习《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图解。(邓建萍 黄卫东 摄影报道)

  8月1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主席助理杨家才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8月2日,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8月3日,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细数3名中管干部的问题,“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重要问题之一。

  政治纪律是党最根本、最重要的纪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多次强调,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要让触犯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者付出代价,以带动党的其他纪律严肃起来,为维护党的集中统一提供坚强纪律保证。

  严明纪律,首先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我们党是一个有着8900多万党员的大党。党要管党、从严治党,靠什么管,凭什么治?靠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纪律是成文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不成文的纪律。2013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要“严明政治纪律,自觉维护党的团结统一”。2015年1月,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3天后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总书记进一步提出,“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要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一条根本的政治规矩。”

  突出强调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说明个别党员违反政治纪律的现象比较严重,党内政治纪律松弛。”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蒋来用说。

  2016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的前一天。上午8时,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还在省人大代表驻地餐厅吃早餐,神色如常。可2个小时后,中央纪委就通报他正在接受调查。5个月后,中央纪委通报的调查结果称:“王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存在“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大吃大喝、顶风违纪,对抗组织审查”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这则通报体现了党对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行为严肃惩处的坚决态度。

  从党的十八大到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中央提出了一系列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要求,为全党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指明了方向,也警醒全党谁都不能拿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当儿戏。

  坚决惩处,对涉及“七个有之”行为零容忍

  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七个有之’,直面领导干部思想作风的突出问题,直面老百姓的焦虑和困惑。如果各级领导不带头克服、严肃整治‘七个有之’,党风廉政建设就难以取得进展。”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米博华说。

  今年8月9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市长黄兴国受贿一案。

  检察院指控:1994年至2016年,黄兴国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取得项目用地、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提起黄兴国,曾多年与其共事的一名干部这样评价:作为一把手,败坏了政治风气,带坏了一批干部。在中央纪委关于黄兴国的党纪处分通报中提到,“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阳奉阴违,搞迷信活动,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对抗组织审查”,“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并收受财物,封官许愿,任人唯亲”。通报所提问题为黄兴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画像”。

  政治纪律是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政治行为方面必须遵守的规矩,是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根本保证。“无数的违纪案例证明,但凡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者,定然逃不过党纪严惩。”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说。

  有这样一组数据:仅2016年中央纪委办结的77件中管干部违纪案中,认定存在违反政治纪律问题的就有33件,其中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外交部原党委委员、部长助理兼礼宾司司长张昆生等,这彰显了中央纪委作为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严肃惩处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问题的鲜明态度。

  增强意识,时刻绷紧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这根弦

  守政治纪律,讲政治规矩,这是对党员、干部党性纯正与否的重要考验。

  “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决不允许背离党中央要求另搞一套;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决不允许在党内培植私人势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提出的“五个必须”,再次对党员干部提出明确要求。

  要求明确,行动必须跟上。“要从纪律意识这个关键抓起。”江西省委巡视组组长卢作全说,对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行为的严厉惩处,营造了“不敢”的环境。若要“不能”“不想”,还要靠教育启发自觉,靠监督从严规范。

  “经审查,黄斌在修水县、共青城市、九江市担任领导干部期间,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经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省委常委会议批准,决定给予九江市委原常委、共青城市委原书记黄斌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3月3日上午9时,江西省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程新生在黄斌所在的共青城市委办公室机关党支部会上宣布了对他的处分决定。该市的系列警示教育活动拉开帷幕。

  随后,共青城市委班子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班子成员逐个剖析政治纪律执行情况;召开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警示教育大会,让大家绷紧政治纪律之弦;向社会公开整改情况,接受群众监督……江西省运用黄斌的忏悔书,也开展系列警示教育活动,引导党员干部围绕加强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深入思考,主动规范自己的言行,明确纪律底线和边界。

  不仅是江西省,强化纪律意识的各种教育活动也在全国其他地区开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通过持续举办“纪律教育大讲堂”、深入剖析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典型案例,不断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教育引向深入;辽宁省以“一案一剖析”的方式,将案例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和治本资源,让党员干部受警醒、明底线、知敬畏,提高自觉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摆在首位的实践……

  纪律教育是基础,监督和约束也同时加强。河北省委印发《河北省党员干部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十不准”》,进一步从严规范党员干部行为。内蒙古自治区加强对政治纪律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将遵守政治纪律情况列为对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的重要内容。重庆市通过出台《重庆市党员干部政治纪律“八严禁”》等规定,加强刚性约束,并鼓励群众通过举报电话和网络举报平台对党员干部进行监督。

  ……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逐步深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化,“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党员干部纪律规矩意识不断增强,“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摆在首位”越来越深地刻印于每个党员的脑海之中。(记者 陈瑶)

红脸出汗成常态,“微手术”大作用——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之三

 

  “把纪律挺在前面”——这是党的十八大后逐渐流行,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现在耳熟能详的一句政治新话语。新的表述,意味着管党治党的理念创新。

  新理念有了,保证其“落地”自然需要新的路径。201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福建调研时强调,要运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

  自此,“四种形态”走进公众视野,走进探索实践,走出了一条传承“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一贯方针和改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长期困境的创新之路。这其中,红脸出汗渐成常态,是备受瞩目的一大变化。

  全面从严治党,必须用好第一种形态

  分析近年来查处的违纪违法典型案例,都有一个量变到质变、小过到大错的过程。如果在刚发现问题时,组织就咬咬耳朵、扯扯袖子,一些干部也不至于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等专家认为,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层层设置防线,特别是第一种形态,立足于加强对领导干部的日常管理监督,有利于防止小毛病演变成大问题。

  实现红脸出汗“常态”,对党组织而言,是要切实担负起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把对党员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做在平时、抓在日常;对各级纪委而言,则不啻为“方向性的扭转”。庄德水说,过去有一种倾向,有了问题要么不处理、要处理就“算总账”,即所谓“要么不得罪、要得罪就得罪死”。而要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就不能只看执纪审查的数量,更要注重谈话提醒、函询诫勉了多少党员干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对做好中管干部谈话函询工作高度重视。过去,许多反映笼统的问题线索被搁置暂存,现在要本着对同志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约谈、函询本人,要求其对反映的问题作出说明。如,2016年1月至11月,中央纪委处置反映中管干部问题线索中,谈话函询1305件次,比2015年同期增长96.5%。

  2017年初颁布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第四章就谈话函询工作作出细致规定。

  “现在,谈话函询越来越细,要求越来越高,刚开始我们还‘压力山大’,现在觉得是加强监督的好办法,党组织一直在看着我,让我更加警醒。”上海市一名中管干部说。

  在中央纪委的引领、推动下,各级纪委针对收到的苗头性、倾向性、一般性问题线索,约谈被反映人或发函请其对被反映问题给出书面说明,逐渐成了常态。

  多个省区市纪委主要负责人表示,全面从严治党,必须用好第一种形态,抓常、抓细、抓长,让党员干部真正感受到监督无处不在、纪律如影随形。谈话函询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和“把纪律挺在前面”“信任不能代替监督”提供了政策和抓手,将第一种形态的作用充分释放。随着实践的深入、制度的健全,“第一道防线”将会越来越规范、越来越高效,推动实现外部棒喝与自我警醒、他律与自律的良性循环。

  板起脸来抓监督,主责在党委

  红脸出汗要成为常态,离不开纪委监督责任的履行,更离不开党委主体责任的落实。

  “区委跟我谈话后,我几乎天天睡不好觉,心里的烙印太深了。”天津一名市管干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感慨连连:工作几十年,从区纪委到区政协,从副厅级到正厅级,从未经历如此红脸出汗的谈话。

  这名干部记得,那天是2016年7月一个周六的上午,区委常委会刚结束,他便被叫住:“你别走,10分钟后到会议室来一趟。”

  进了会议室,他发现,区委书记和区纪委书记都在等他,“阵势已经摆在那了”。

  “今天,我们就反映你的有关问题进行谈话核实,请你正确对待,如实回答。”区委书记开门见山,拉开了谈话的序幕。

  接下来的发问,一个比一个尖锐。

  “你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

  “你有没有占用工作时间搞摄影?有没有利用政协平台搞摄影?”

  “民俗摄影大展你参与过几次?介绍下资金使用情况。”

  “办展过程中,你有没有收取劳务费?”

  ……

  类似的谈话场景,近年来在各地并不鲜见。咬耳扯袖、红脸出汗,看似严管,实为厚爱。否则,明明第一种形态就能处理的问题,却放任自流、养痈遗患,最后发展演变成第二、第三甚至第四种形态,这对组织和干部都是沉重的代价。

  抓早抓小,关口前移。各级党委在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的过程中,越来越多运用“四种形态”,特别是在用好第一种形态上多管齐下,板起脸来抓管理抓监督,使谈话批评、函询诫勉等成为日常管理监督党员干部的必修课。

  如,安徽省十次党代会闭幕以来,新一届省委积极践行“四种形态”,抓早抓小,对轻微性、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综合运用批评教育、约谈、函询、诫勉谈话等手段“治病救人”。2016年11月至今,全省按第一种形态处理1.8万多人次;省纪委机关协助省委对省管干部按第一种形态处理600多人次。

  如今,从省级党委到市、县、乡党委,越来越多的党委书记已经意识到,全面从严治党,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主责在党委。红脸出汗要成为常态,党委就得重视抓日常监督、抓严明纪律。

  “纪委书记是消防员,一旦介入就意味着可能已是火势蔓延、焦土一片、损失惨重;而各级党委成员则是联防队员,在日常的巡逻视察过程中时刻扑灭火苗,就能避免火灾发生,把损失降到最低点。”山东省一位基层党委书记,引述媒体评论中的一段话,以此提醒班子成员“何为主责”“守土有责”。

  是监督也是信任,防于未萌治于初起

  谈话函询是推动红脸出汗成为常态的重要手段,既是向有问题反映的党员干部了解情况,也是组织在给机会,体现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也因此,虽然红脸出汗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后三种形态相比,只能算“微手术”,但“防于未萌、治于初起”的作用却不能小觑。

  今年5月,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印发《关于向中管干部反馈函询了结情况的通知》,要求认真分析评估函询回复,对如实说明情况的予以采信并了结。随后,中央纪委各纪检监察室分头向所联系地区、部门和单位的中管干部发函反馈函询了结情况。截至目前,已发出了结反馈1800多件次。

  浙江省一名接到反馈函件的干部说:“感谢组织的关心和爱护,函询这种形式非常好,对干部是提醒。我在收到函询件后,专门召开了家庭会议,把函给每一个家人看。家人看后都表示要对我负责,今后要注意言行,严格要求自己。”

  “微手术”的大作用,也在“大数据”中得到了印证。

  “四种形态”提出的2015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谈话函询5.4万件次;2016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4.1万件次。与之相关的另一组数据是,2015年,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违纪问题的党员干部是5400余人;到了2016年,有5.7万名党员主动向组织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第一季度,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处理17.9万人次。其中,第一种形态9.2万人次,占‘四种形态’处理总人次的51.7%……”2017年4月18日,中央纪委通报了2017年第一季度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纪律审查情况。7月20日,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纪律审查情况“出炉”——其中,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谈话函询11万件次;运用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处理27.8万人次,占“四种形态”处理总人次的56.6%。两次数据均显示,第一、二、三、四种形态占比依次递减,“常态、大多数、少数、极少数”的结构性特征逐渐形成。

  这为“把纪律挺在前面”提供了有力的实践支撑: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脸出汗成为常态,这样,党员干部就不至于突破底线而受到纪律处分,后三种形态自然会越来越少。(记者 陈治治)

"四种形态"治标更治本——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之四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从严治党逐步深化,党中央与时俱进地提出了实践“四种形态”的新理念新要求。通过把纪律挺在前面,层层设卡布防,加强分类处置,深化标本兼治,“四种形态”在保护整片“森林”、维护政治生态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转变理念、改进方式,监督执纪深度转型

  “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2015年9月,王岐山同志在福建调研时,第一次正式提出监督执纪“四种形态”。

  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是从党的历史和从严治党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直奔工作中的实际问题而去,带有鲜明的问题导向。

  “有的地方党组织认为监督执纪主要是纪委和纪检干部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党委书记只管‘戴帽’、不管‘摘帽’,忘了自己是管党治党‘第一责任人’”……一些党员干部反映,在以往实践中,认识不清、责任不明等问题影响着监督执纪的效果。

  一名有着多年基层工作经验的“老纪检”告诉记者,过去,纪检系统存在着“以办大案要案论英雄”“以法代纪”的倾向,不愿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得罪人。“不彻底扭转这些认识偏差,就很容易使苗头性、倾向性的小问题逐渐发展成大问题。”

  思路一变天地宽。实践好“四种形态”是方向性的扭转,带来了监督执纪理念与方式方法的深度转型——

  广州市去年制定实施了《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约谈一把手制度》,以“一把手约谈一把手”方式,层层压实实践“四种形态”的主体责任,让一把手清醒认识到自己必须履职尽责,决不能当“甩手掌柜”。

  因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送的500元至4000元价值不等的购物卡,山东省青岛市社保局8名工作人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市北区卫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被免去领导职务,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一起违纪问题中的党员干部作出不同处分,是综合运用第二、三种形态的结果。”青岛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运用“四种形态”并不意味着大事化小,必须用好纪律标尺,做到精准执纪。

  ……

  经过近两年对“四种形态”的把握运用,纪严于法、纪在法前,执纪必严、违纪必究等观念逐渐成为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共识,政绩观、执纪观的转变正推动管党治党实践不断深化。

  逐级递进、层层设防,防止小过变大错

  “如果我按照党的纪律严格要求,也不会走到今天。”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在庭审中痛心疾首。由“破纪”到“破法”,由量变到质变,刘铁男的堕落轨迹具有一定代表性。

  “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是防止党员干部犯错误的第一道‘拦河坝’,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是防止党员干部犯大错误的第二道‘坝’,党纪重处分和重大职务调整,则是防止党员干部陷入违法犯罪深渊的第三道‘坝’。”河北省成安县纪委书记赵太魁认为,只有筑好前面这三道“坝”,第四种形态的“极少数”才能实现。

  7月20日,中央纪委发布通报,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处理49.2万人次。其中,第一、二、三、四种形态分别占比56.6%、33%、5.7%、4.7%。明显呈“倒金字塔”形的分布,反映出执纪审查运用把握政策的能力不断提升,体现了宽严相济、分类处置的原则。

  “四种形态”逐级递进、层层设防,构成一个有机整体。如果有人把组织的提醒忠告当作“耳旁风”,甚至妄图对抗组织审查,就是错上加错,必须从严处理,维护党纪党规的严肃性。

  去年3月25日,山西省纪委对太原市阳曲县委原书记吕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通报,“对抗组织审查”这一项赫然列在通报之中。

  据了解,当地纪委在已经掌握其严重违纪问题的情况下曾多次找吕荣谈话,希望唤醒其党性观念和党规党纪意识,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但吕荣始终对组织的挽救不以为然,仍心存侥幸、执迷不悟,甚至通过串通造假、转移赃款等手段对抗组织审查,放弃了组织给予的机会。吕荣最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

  “把握运用‘四种形态’,对党员干部的要求不是宽了,而是更严了;各级党委和纪委管党治党的责任不是轻了,而是更重了。”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就是要通过层层设防,把“全面”、“从严”体现在从违纪之初到立案审查的全过程。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维护良好政治生态

  去年3月的一天,湖南省慈利县原副县长向佐彬心情忐忑地走进张家界市纪委。当时,市纪委正在查办慈利县移民开发局几任领导班子套取私分移民后扶专项资金的窝案,作为前任局领导班子“班长”的向佐彬明白自己“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不如主动说明问题。

  “你相信组织,组织就相信你。”听了市纪委副书记的话,向佐彬彻底放下思想包袱,如实向组织说明主持召开局班子会决定套取部分移民后扶专项资金、收受红包礼金的相关问题,接受了相应处分。

  向佐彬只是近两年来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的众多党员干部中的一员。据统计,2016年全国共有5.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问题。相比2015年,这项数据增长10倍多。数据激增的背后,是党员干部纪律意识的不断增强,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实践“四种形态”的成效。

  严管就是厚爱,治病为了救人。实践“四种形态”,目的是要用纪律管住全体党员和各级党组织,实现党的自我净化,维护良好政治生态。

  “谁违反了纪律、破坏了规矩,就会随时受到纪律的惩戒;何处发现不正之风和违纪问题,就会立刻查处,及时处理。”正如一位省纪委书记所言,通过实践“四种形态”,唤醒党员干部的纪律意识,让遵规守纪成为自觉行动,就能最大限度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这也是对标本兼治方针的深化。

  将实践成果上升固化为制度,能够发挥更大、更持久的作用。在这一点上,党中央始终保持着清醒认识。

  2016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对实践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作出全面部署;

  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正式将“四种形态”写入党内法规;

  12月,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统计指标体系(试行)》,为统计和反映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情况提供了依据;

  2017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将运用“四种形态”程序化、规范化,为纪检机关把握运用“四种形态”提供了操作指南……

  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维护政治生态任重而道远。实践“四种形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举措,正需要在探索实践中不断丰富完善,更好地发挥其标本兼治的作用。(记者 闫鸣)